新闻中心
新闻动态
律所动态
法制新闻
联系我们
领导信箱
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江西省职务侵占罪分析报告
上传时间: 2017-9-18    文章来源: 本站    浏览次数: 335   

本次报告的案件材料来源于无讼,检索关键词为“职务侵占罪、江西、2016、2017、一审、判决”。报告内容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是数据分析,第二部分是结论。

第一部分:报告分析

1. 审理法院分布情况

 

从图表中反映的数据来看,宜春市袁州区法院审理的职务侵占案件最多,为5件,九江市浔阳区法院、萍乡市湘东区人民法院、南昌市西湖区人民法院、上饶县人民法院各审理3件,抚州市临川区人民法院、吉安市青原区人民法院、高安市人民法院、景德镇市昌江区人民法院、南昌市青山湖区人民法院、南昌市铁路运输法院、赣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法院、余江县人民法院、万载县人民法院各审理2件。限于篇幅,有21家法院只审理了1件,故未全部录入表格。

若按行政区划作进一步划分,其中,南昌市法院审理11件,宜春市法院9件,九江市法院7件,赣州市法院6件,上饶市法院6件,抚州市法院3件,吉安市法院3件,萍乡市法院3件,鹰潭市法院3件,景德镇市法院2件,新余市法院1件。

2. 被告人委托辩护人的情况

 

在68名被告人中,委托了辩护律师的有33个,占比49%,未委托的有35个,占比51%。没有委托辩护律师的被告人绝大部分在庭审答辩时,对于起诉书中指控的犯罪事实和罪名都表示不存异议,并且大都积极交代自己的犯罪事实。

3. 被告人的岗位分布情况

68名被告人中,销售人员9人,占比13%,位居第一;村委会成员或村小组组长7人,占比10%,居第二;业务员6人,占比9%,居第三。除此以外,权力比较集中的办事处负责人员或者门店店长也是高发岗位,有5人,占比7%;司机、财务人员以及项目或部门经理各有4名,占比为6%;仓库管理人员有3名,占比4%。

在得出上述数据后,我们也搜集到了上海和山东的数据,发现了以下两点共同规律:

与销售有关的岗位是高发岗位,处于同时段上海的数据为14%,在高发岗位中居第一,山东则为23.4%。

高发岗位中,村委会成员占比很高。在江西的比例为10%,作为农业大省的山东省这一比例更为惊人,31%,处于绝对第一。

4. 职务侵占案件取保候审情况

在68名被告人中,有17人被取保候审。被取保候审的17人中,判处的刑罚都在三年以下,且有16人为缓刑,另一人未判处缓刑则是因为先行羁押的时间已经折抵完了刑期。

5. 职务侵占的数额情况(单位:万元)

从图表中反应的数据来看,职务侵占的数额最集中分布在6万-15万、15-30万两个区间,各占比23.34%、20.5%;数额在6万以下及30万-45万两个区间也占有一定比重,各有8人,占比12%;侵占的数额最高为7601915元,最低为15100元。

另根据《刑法》271条第1款后段的规定,侵占数额巨大的可并处没收财产,侵占数额超过100万的5名被告人中,有3人被处没收财产,比重为60%,且该5人没有一例适用缓刑。

6. 职务侵占罪中自首、坦白的情况

68名被告人中,被法院认定为自首的有18人,占比26%,被认定为坦白的有14人,占比21%,其它36名被告中也有部分被法院酌定从轻处罚。

7. 职务侵占罪中退赃的情况

在67名被告人中(其中有1人未遂),全部退赃的有36人,占比54%,部分退赃的有11人,占比16%,未退赃的有20人,占比30%。对于是否有退赃行为,法院采取比较缓和的态度,即使是家属代退代赔一般也认定被告人具有退赃行为。

另外在全部退赃的36名被告人中(其中有8名被告侵占的是集体财产,被害人为集体),有9人获得被害人的谅解;在部分退赃的11名被告人中有2人获得被害人谅解。

8. 职务侵占罪中共同犯罪的情况

在检索的54个案件中,共同犯罪有9件,占比17%,同时段上海市的数据为31%,山东为27%。

9. 职务侵占罪中缓刑的适用

在68名被告人中,有25人被适用缓刑,占比37%,其中,数额在6万以下的有5人,6万-100万有20人,数额100万以上的5名被告人都未适用缓刑。

 

第二部分 结论

1. 从职务侵占罪中高发岗位的数据来看,销售有关的岗位居于第一。究其原因,除了销售从业者自身的素质外,更多的是因为民营企业自身制度和管理中存在问题,这是最重要的诱因。因此,企业除了在用人时要认真审核,建立严格的人事管理制度外,更要强化财务和销售管理。当然有针对性的法制宣传教育也是必要的。

2. 村委会干部和村小组组长也是高发岗位。现在村基层组织除了有政府拨付的各类款项外,还有征地、拆迁等补偿款,这些款项都是由村委会经手的,这为侵占提供了便利。由于村民信息匮乏,知识有限,大都不了解法律规定和国家政策,不知道是否有相关的政府款项和征地、拆迁补偿,更不知道具体数目,村委会干部猎取侵占也就有恃无恐了。所以,防范村干部职务侵占的关键在于信息公开,在于让村民了解国家的政策,知悉自己的权利。

 

3. 从量刑的情况看,除了数额巨大,如果数额在100万以下,被告人具有积极地自首、坦白、退赃、获得被害人谅解等从轻、减轻处罚情节的,在检索的63名被告人中(除去5名数额巨大的被告),适用缓刑的占比近50%,即使没有适用缓刑,量刑也基本上比较宽缓。

职务侵占罪?诈骗罪?盗窃罪?

关于如何理解《刑法》第271条“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这一表述,理论上向来有争议。据统计,刑法中有十个罪名存在“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或“利用职务便利”的罪状表述,具体到职务侵占罪中,应该如何理解和界定,学者们都认为应该从该罪保护的法益出发。但是对于职务侵占罪保护的法益为何又各有争议,进而对于职务侵占手段也各执一词。

总的来说,理论上存在两种对立的观点。一种观点认为职务侵占罪保护的法益是单一的财产法益,侵占手段也只能是侵占;另一种观点认为保护的法益是双重法益,包含财产所有权和公司的管理制度或单位公共权力,侵占手段是复合的,包括侵吞、窃取、骗取或者其他手段。采用单一法益论和侵占手段单一说的以侵占罪为参照系来理解职务侵占罪,采用双重法益和侵占复合手段说的则以贪污罪为参照系来理解。实践中,法院在审判时持何种观点?带着这样的疑问在信息收集阶段时,我特意对这个问题予以了关注。

很显然,上述理论争议延伸到了审判实践当中,公检法三家对于如何理解“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也未尽相同。公安机关以职务侵占罪移送审查起诉,检察院起诉时将罪名变更为盗窃罪或诈骗罪(也有变更为贪污罪、挪用资金罪,但与本文主题无关);检察院以职务侵占罪起诉,法院的判决定性为盗窃或诈骗。即使在法院系统内也出现了一审以诈骗罪定性判处十年,二审以职务侵占罪改判一年六个月;一审以盗窃罪判处15年有期徒刑,二审以职务侵占罪改判12年;一审以盗窃罪判处5年,二审以职务侵占改判4年的情形。

根据《刑法》规定,盗窃罪、诈骗罪的刑罚最高可以处无期徒刑,要重于职务侵占罪。在公司职工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采取窃取或者骗取的手段侵占公司财产时,其实已经符合了诈骗罪和盗窃罪的构成要件(此时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成了护身符)。也因此才会出现公检法在定性上的反复,这些都给了律师很大的挑战和机遇,但是谁知道呢,可能它就是你的机遇,成为可以彪炳你执业生涯的案子。

律所概况
业务领域
评案说法
新闻中心
服务热线
  • 0851-28266675
  • 服务时间:周一至周五 8:30-17:30
  • 地址:遵义市香港路松子坎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7     贵州子尹律师事务所       黔ICP备17006797号      联系电话:0851-28266675      技术支持: 贵州永恒科技有限公司